最近「人渣說」一事鬧得沸沸揚揚,然而比起那不知身在何方的當事人,我對於「人本」在這事件中表現出來的態度與舉措,更為在意。如果看到此處有人認為我是抱持著反人本理念的立場在看好戲,那我下面要說的話大概也會被當成風涼話,不過甘冒被誤解和被砲火波及的風險,我還是不吐不快。我如此在意的原因,不是因為我跟建北兩校有什麼關係,也不是出於唇亡齒寒的名校思維,而是基於我對人權議題的關注與對臺灣人權團體的高度期待,我認為一個人權團體,行事作風、心態言論各方面都必須配得上它的名稱,否則就對不起其理念的認同支持者。本文是針對人本〈名校的風範一文的回應。我必須先聲明,標題以及以下文章中的「人本」,指的是「人本教育基金會」此團體,而非「人本理念」,寫下本文之時,我已不將兩者之間畫上等號。


  我不諱言名校學生之中的確有人是存在著那種菁英扭曲心態的,人本針對此現象提出批判聲音,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但出問題的地方在於,人本在闡述理念、提出批判時,似乎過於粗魯莽撞了。在這次事件中,一開始是人本使用了「建北現象」這種不恰當的命名以及無法提出證據的舉例引起爭議、挑起眾怒,引發其他非建北學生對建北學生的撻伐,但人本略過自己的疏失不提,反而一味將責任推給校方,要校方「不必太過計較年輕人的口不擇言」,要大家「回歸問題本身」,我納悶人本究竟是真傻還是裝傻,明明焦點之所以會模糊,人本自己是始作俑者,難道還要打馬虎眼,死不認帳、硬拗到底嗎?任何頭腦清楚的人都應該看得出來,一碼歸一碼,說出「人渣」之類的謬論是錯誤的心態,但是人本為建北貼上標籤,同樣也犯了錯。怎麼能說因為他們有錯,你們犯的錯就不算錯了呢?認錯道歉還能把持住一點風範,為何偏偏選擇將錯就錯、一錯再錯呢?

  的確,站在保護當事人、教育的立場,不適合硬找出當事人,但真相也不是人本隨口說了算,明知道不能找出當事人作證,事情也已過了八年(以上),卻還舉這種例子套用到建北學生身上,不覺得非常不恰當嗎?明知不能找出當事人對質,又偏要不當舉例,給建北學生貼上標籤,讓他們成為眾矢之的,這難道是人本該有的風範嗎?因為要保護當事人,真相只好石沉大海,那現在被汙名化的建北學生,人本要怎麼保護他們?人本被指出問題之後不加以檢討,卻進一步對於要求提出證據的一方,直指他們站在教育立場,不應該有找出當事人的念頭。這樣彷彿是設了陷阱讓人跳,人家活該被你壓著打,又被要求不能吭聲,吭聲了就再毒打一次。而對於人本自己的疏失,就這樣矇混過去了,不須反省,不須認錯,不須道歉。


  我倒要問,這難道就是「人本的風範」嗎?一個人權團體展現出來的高度是這個樣子,我實在非常失望。人本在指出別人錯誤時總是不手軟的,但當人本犯了錯時,誰來告訴你們呢?用「建北」來命名一種「現象」,光是這個動作一開始就已大有問題,要講菁英心態的問題,哪裡有必要給建北學生貼上標籤?既然該批判的是心態,而這種心態也不只存在於建北,難道不能「就事論事」嗎?人本用「建北」作為命名,跟點出當事人姓名其實是一樣的道理(差別只在於針對團體和針對個人而已),造成的負面影響可能還更廣泛。對於「正確的教育風範」這麼敏感的人本,怎麼會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矛盾與錯誤呢?又怎麼會不肯面對自己的錯誤,還想要硬拗下去?當你們忙著呼建北校長巴掌時,不覺得自己臉上也熱辣辣的嗎?要「回歸問題本身」之前,難道不需要先釐清自己的疏失,並為自己造成的負面影響道歉嗎?

  請先自我檢討改革,否則別怪他人不把人本當一回事。不計較年輕人的口不擇言,不代表社會大眾就沒有理由計較這個名為「人本」的團體的不擇手段。對於一個堅決不承認錯誤的團體,社會大眾能有什麼期待呢?這是「教育家」給孩子們樹立的榜樣嗎?人本若是以為所有質疑的聲音都是在打落水狗看好戲,那就真的太自我感覺良好,而且顯示出欠缺反省的能力。砲口一致向外,內部反省的聲音在哪裡呢?把不同的意見都歸類成敵對,絞盡腦汁只為反擊,未免把人看得太簡單。

  我在人權議題上能夠支持廢死團體,但對同樣屬於人權團體的人本所作所為卻一直在觀望;雖然對於網路上一些「反人本」言論覺得驚悚,但是對人本的心態作為卻也常搖頭。這個事件後續的處理,可說是我對人本這個團體評價的關鍵,如果人本展現出來還是這種驕傲、自命為「教育家」的高度卻連腰都彎不下來的態度,在我看來跟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菁英心態沒有兩樣!從此以後,我對人本可說是徹底死心了。真話不入耳,那就罷了,我再也不會幫人本這個團體說話。不是掛上人本之名,就理所當然可以得到認同人本理念者的支持,要辜負、辱沒自己之名,就請自求多福吧!別老躲在人本招牌後,讓「人本理念」為你們擋子彈,為了根本不是自己的戰爭白白犧牲了。

  我深深覺得人本應該要先「試著檢視菁英主義駐紮在人本教育基金會思想的幽靈」。這個帳,為了人本之名,就算沉痛,還是該跟你們算。

, , , , , ,

安德理絲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