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侯文詠先生 facebook 粉絲團的貼文獲得了不少迴響,其中當然也不乏不同的觀點。我並不強求別人認同我的觀點,但是現階段的我,若是看到對我的言論有所誤解的情況,還是不免要跳出來回應一下,因此,在這一來一往之間,我又產生了更多想法,也回想起了一些往事。

我的閱讀年齡起步算早,學齡前就愛看世界各國童話、中國民間故事,對於各種具有「故事性」的書籍特別喜愛。而國小時閱讀的書籍從《簡愛》(Jane Eyre)、《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s)、《小婦人》(Little Women)、《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一直到《希臘羅馬神話》、《木馬屠城記》、《奧德賽》(沒想到上了大學之後要閱讀英文版的「荷馬史詩」~XD 從「課外讀物」晉升成「課本」,而且還得考試...... Orz),還有台灣女作家蕭麗紅的《千江有水千江月》。每次我們家到台中大阿姨開的茶藝館拜訪,當其他小孩玩成一團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端了茶躲到角落捧著《皇冠》雜誌K,說我是個小書蟲一點也不為過。這算好事嗎?現在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回答「是」吧?但是當別人家的媽媽忙著沒收小孩的漫畫書時,我媽則是忙著沒收我這些所謂的「課外讀物」。這樣的「奪書大戰」,一直持續到高中畢業前都不曾停息。(不要誤會,我媽不是基督徒,並非基於信仰而沒收我的書。)

當時我的父母認為這些「課外讀物」會妨礙我「讀書」的時間,讀這些「課外讀物」又不用考試,根本是「浪費時間」,甚至可能影響「正事」,也就是學業。然而事實證明,這些「課外讀物」都成了我最寶貴的語文資產,讓我從國小一直到大學,國文的成績在班上一向都是名列前茅(雖然數學都墊底~XD),而且擁有雄厚的「後備資料庫」,課外閱讀知識不虞匱乏。當然,父母的觀念也是會隨著時間慢慢改變,畢竟所有的父母都是生了小孩才開始學習做父母,邊學邊做邊改進。然而直到現在他們偶爾還是會出現類似的「實用論」觀點,像兩個禮拜前,我媽問我:「妳都在電腦前忙什麼啊?」我回答:「寫文章。」她又問:「寫文章做什麼?」這問題讓我有點傷腦筋,我考慮了一下才回她:「哪天可能會派得上『用場』。」其實我心裡的答案是:「沒做什麼,就是『寫文章』。」但是我知道我若不講出個所以然來,我媽就會認為我又在「浪費時間」了。我覺得真奇怪,為什麼做什麼事情都一定要有目的和理由呢?

三月初看見一個朋友轉貼侯文詠先生在一月份發表的這篇《可不可以讓嘿咻就只是嘿咻啊?》內容提到某篇報導指出:「每周嘿咻 2 次,保護心血管——心臟病發少 45 %,冬天性愛也可以預防感冒。」我在我朋友的轉貼上留言說:「吃飯是為了不要餓死、學習是為了找到工作,同理可證。」我朋友回應我:「樂趣都不樂趣了!」在這篇文章中侯文詠先生也提到關於「寫文章」這件事情:「……只要想到是為了要得獎,寫作文的樂趣和興緻,就‧完‧全‧消‧失‧了。」文末更是一針見血:「嘿休一定要為了什麼嗎?你們可不可以就是讓嘿休就只是嘿休啊?」是啊!嘿休一定要為了什麼嗎?吃飯、學習一定要為了什麼嗎?寫文章一定要為了什麼嗎?做什麼事情都一定要為了什麼嗎?(順帶一提,我就是因為這篇標題聳動的文章而發現侯文詠先生的 facebbook 粉絲團。XD)

常言道:「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然而,是人都會犯錯,天下怎麼可能完全沒有不是的父母呢?以傳統儒家觀念來看,子女若是怨怪父母會被視為大逆不道,但是為人父母者若是用「自己絕對不會錯」心態來教育子女,那麼又怎麼跟子女「就事論事」地溝通呢?我一向覺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是絕招,可以號稱是「無雙亂舞」,讓子女沒有反駁的空間(也沒有講道理的空間)。還有另一招,父母聯手大放「激‧無雙亂舞」──「我們是為你好」。當所有招數用盡,血條快不夠用時,還可以使出最終大絕招「真‧無雙亂舞」之「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一擊必殺!為人子女縱有千言萬語,也只能含淚嚥下這口氣,默默放在心裡了。

那些不能說出口的話是:「我當然知道你們是為我好,那可以讓我們就此在『我知道你們為我好』的前提下進行溝通嗎?」至於面對「等你長大就知道了」這個說辭,我心中總是有兩個疑問:
1.    你們小時候知道嗎?
2.   未來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既然你們「長大了」,不是應該知道我現在的感受嗎?

父母覺得未來孩子就會知道、就會學到教訓,然而身為父母還記得孩提時有口難言的感受嗎?我期許自己永遠都要記得這些感受,也希望為人父母者都不要忘記曾有過的感受。不要預設孩子不知道「父母是為我好」(有時候他們並非不知道),他們沒有父母的經歷,然而每個大人卻都曾經是孩子,應該比他們更容易做到「將心比心」,如此一來也才能產生有效、良性的溝通。(「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雖然只有少數人記得。」──安東尼‧聖修伯里《小王子》)

我之所以覺得我自己沒什麼企圖心和野心,是因為我所認為的「成功」和主流觀念的成功並不一致。事實上,「沒企圖心和野心」嚴格說來並不算是我自己的「認知」,而是我父母給我的「評論」,也正因此我才會產生「別剪掉孩子翅膀才怪他們不會飛」的感觸。「成功」的定義究竟是什麼?誰說了算?賺很多錢、擁有豪宅就是「成功」嗎?可是對某些人而言並非如此。其實以前我對拜金主義者還蠻感冒的,然而現在我認為無論定義的「成功」為何,都是個人的選擇和價值觀,我沒資格評論他人,而我也不希望他人來評論我。你能將自己對「成功」的定義強加在他人身上嗎?別人可以選擇不鳥你、不吃你那套,然而你的孩子卻沒得選擇。

或許有些父母會覺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最終卻落得被孩子埋怨的下場,做父母還真是吃力不討好啊!」到底埋怨是從何而來?要如何避免被埋怨?先換個立場,用孩子可能遭遇的情況分析一下:

遵循父母決定的道路,結果發現你要的「成功」其實跟你父母定義的「成功」一致,那麼恭喜你!也恭喜你的父母!或許這算是「皆大歡喜」吧。然而如果遵循父母決定的道路卻「失敗」了,或是發現那始終不是你想要的「成功」,那麼你是要後悔沒有堅持自己想走的路?還是埋怨父母?

違背父母的心意,最終得到你想要的「成功」,這也算是喜劇收場,木已成舟,父母多半也無從置喙了,甚至會為你高興,畢竟他們「都是為你好」,只要你最後一切都好,那他們也會覺得沒什麼不好。然而如果違背父母的心意,結果發現自己選擇的道路行不通,怎麼辦?後悔自己「浪費時間走冤枉路」?但是當你重新選擇了遵循父母的心意,還是要面臨前一段所述的兩種可能性,不是嗎?

事實上,無論走哪一條路都會有風險,世上沒有任何一條路是萬無一失、安全無虞的。我認為這完全是一種「心態」養成問題,也是教育的一部份。父母當然不能一開始就放任孩子做一切他們想做的事情,在讓孩子盡情發揮創造力的同時,也要培養他們面臨選擇時必須具備的能力與「心態」。如果孩子完全沒有選擇權,那麼他們永遠都會納悶另一條沒走過的路是不是更好、更適合自己,對不是自己選擇的這條路,一路走來總會覺得有些不是滋味,縮手縮腳、猶疑不定。

會不會落得被孩子埋怨的下場,基本上還是取決於父母的「教育」方式。我從來都不認為「自由發展」不需要「健全心態」作為前提,我的前一篇貼文也沒說過這樣的話。父母除了要學習適時放手,如果沒有先讓孩子經過恰當的訓練,就算想放也放不了手(總不能硬推他們去飛,會摔死啊!囧)。老是剪掉孩子翅膀,他們的翅膀是不會變硬的,當然不能怪他們不想飛或飛不起來。

父母「為了孩子好」不想讓孩子吃苦走冤枉路,甚至恨不得幫他們把石頭搬開、把荊棘砍掉、把坎坷道路鋪平。然而,那終究是他們的人生,父母無法永遠代替孩子做決定。要避免孩子走冤枉路,可以引領他分析利弊得失,適時將選擇權下放給孩子,讓他逐漸學會自己去分析,並且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教他勇於面對隨著選擇而來的挫折、克服挫折,而不是預見可能遭遇的挫折時就望而卻步、半途而廢,不要讓他習慣逃避與放棄。

對我而言,我寧願自己去闖、去跌撞,就算最後得到和父母相同的結論,我也不會覺得我這段跌跌撞撞的摸索過程是「浪費時間」。要不要投入某件事情、要付出多少心力、是不是浪費時間,這些都只有自己才能決定。我並不是空口說白話,有幾次我發現自己的選擇不當,我媽總是會說:「我早就告訴你了吧!」然而我只是笑笑不當一回事,我並不認為自己走了「冤枉路」。因為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與決定,我不後悔走那麼一遭,那是屬於我自己的人生經歷。

既然孩子未來就會知道,那何不讓他們未來再知道呢?何況有哪個人真正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父母知道嗎?你知道嗎?即使我長大了,關於未來,我的答案依舊是「我不知道」。

回想起國二上英文課時學的一首歌 “Que sera, sera”(西班牙文,意思就是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l I be rich?"
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When I was just a child in school
I asked my teacher, "What will I try?
Should I paint pictures"
Should I sing songs?"
This was her wise reply: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When I grew up and fell in love
I asked my sweetheart, "What lies ahead?
Will we have rainbows
Day after day?"
Here's what my sweetheart said: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Now I have children of my own
They ask their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handsome?
Will I be rich?"
I tell them tenderly: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這首歌是緊張大師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電影《擒兇記》的主題曲,由 Doris Day 主唱。(中文翻譯

這是最常聽到的版本,可是少了第二段歌詞:



電影《擒兇記》”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 (1956)” 中的完整版:



又想到一個例子:談戀愛,一定是要為了結婚嗎?(又,結婚,是為了不要得精神病?【註】)我總覺得自己沒辦法以結婚為前提跟人交往,只好摸摸鼻子靠邊站,別耽誤別人物色老婆的時間。(茶)我還是喜歡順其自然地走下去,自己去發現、探索沿途的美麗風景,瞧瞧有哪些新鮮事物迎到眼前來。即使在「山窮水盡疑無路」時,總是會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

------

【註】:「單身容易得精神病」是前一陣子衛生署長楊志良的爆炸性言論,不過個人覺得「遇人不淑」更容易得到精神疾患。若要假設「部分」單身者性格容易扭曲,除了「遇人不淑」之外,還有「社會觀感」、「親友壓力」也是可能因素。我認為「精神疾患」跟「單身」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倒是跟「際遇」、「環境」、「週遭親友的心態」比較有關。如果無法強壯自己的「心」,那麼「年齡」就會成為一個可能引爆炸彈的導火線。「告別單身」或「邁入婚姻」並不是自己單方面「想要」就能「得到」的,既然「這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事情」,楊署長的一番話實在是不近情理。

安德理絲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ylviacccc
  • 超喜歡你這篇的^^ 讚喔<br />
    才女文采奕奕 :D
  • 呵呵~謝謝你的稱讚啊~我會繼續努力的!^^

    安德理絲頌 於 2010/04/19 21:48 回覆

  • wzafedswu
  • hi|&<br />
    您好
  • Hi~ 你好 ^^

    安德理絲頌 於 2010/04/23 22:47 回覆

  • srazicceeh
  • hi|&<br />
    您好
  • 關魚
  • 我昨天發了私噗給你,但你好像都沒看噗?
  • M
  • 妳的英文老師跟我的是不是一樣的?一一<br />
    這首歌偶爾也會縈繞在我心頭<br />
    我整首都會唱!!哈
  • 我也忘了名字了。XD

    安德理絲頌 於 2010/06/17 21:31 回覆

  • pfrdob
  • 3Q~~~
  • Scorpian
  • 人本來就該有自己的想法
    只是要對抗主流意識,得有相當的堅持才行

    加油!
  • 謝謝。對抗家門外的主流比較容易,家門內的就很辛苦了。囧rz

    安德理絲頌 於 2010/08/10 20: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