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Art"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so many things seem filled with the intent
to be lost that their loss is no disaster.

Lose something every day.  Accept the fluster
of lost door keys, the hour badly spent.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Then practice losing farther, losing faster:
places, and names, and where it was you meant
to travel.  None of these will bring disaster.

I lost my mother's watch.  And look! my last, or
next-to-last, of three loved houses went.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I lost two cities, lovely ones.  And, vaster,
some realms I owned, two rivers, a continent.
I miss them, but it wasn't a disaster.

-- Even losing you (the joking voice, a gesture
I love) I shan't have lied.  It's evident
the art of losing's not too hard to master
though it may look like (Write it!) like disaster.

Elizabeth Bishop


《一門技巧》

遺失的技巧並不難掌握;
很多事物似乎執意
要被遺失,以至於遺失它們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災難。

每天都在遺失東西,習慣於遺失
大門鑰匙的狼狽慌亂,以及那些白白浪費掉的時刻。
遺失的技巧並不難掌握。

接下來練習遺失再多一些、遺失再快一些:
地方、名字,以及那個你曾經嚮往
探尋造訪的地點,在這些之中沒半個會帶來災難。

我遺失了我母親的手錶。啊~瞧!我心愛的
三棟房子中的最後一棟,還是倒數第二棟也丟了。
遺失的技巧並不難掌握。

我遺失了兩座城市,多迷人的兩座。此外,尤有甚者,
某些我所擁有的疆域:兩條河流,一片大陸。
我想念它們,但這也算不上是場災難。

~甚至是遺失了你(那調逗的聲息──我所鍾愛的
一個姿態)我也不能撒謊。顯而易見,
遺失的技巧並不難掌握,
即使它或許看起來彷彿(寫下來!)彷彿是災難。

Elizabeth Bishop(endlesssong 翻譯)


  第一次「遇見」這首詩是在電影 "In Her Shoes"《偷穿高跟鞋》。片中 Cameron Diaz 飾演的妹妹 Maggie 患有閱讀障礙,當她跟姐姐鬧翻而投奔素未謀面的外婆,並在老人安養院「自力更生」時,認識了一位老教授。老教授請她為他朗讀,也就是這首美國女詩人 Elizabeth Bishop(1911~1979)的 "One Art"。初見這首詩便一見鍾情了,網路上找得到的翻譯之中也並非沒有佳作,但總還是無法令我感到滿足,於是便試圖自己來翻譯囉。

  英文的一個單字,有時候很難找到能夠完全相對應的中文詞彙去表示。而由於詩在文字用句上較為精練,所以翻譯時在選字上也就比一般的文章更難拿捏。光是 "Art" 這個字,就讓我很為難,網路上看到的翻譯大多直接翻為「藝術」。沒錯,這的確是 "Art" 一字最直接了當的意思,但是「藝術」這兩個字在中文指涉了美學方面的涵義,個人認為在這首詩的敘述中,"Art" 一字並沒有明確的美學涵義。此外,我曾考慮翻成「學問」,但覺得這一詞又略嫌過於堂皇了,於是就選擇了「技巧」這個比較中庸的翻譯。

  接下來是貫串全詩的靈魂字彙 "lose" 。這就更讓我頭痛了!為了要盡量保留英文原詩的風味,翻譯時若使用不同的字彙就顯得不夠精準,也就無法一氣呵成。 "lose" 要翻成「捨棄」嗎?然而捨棄一詞卻帶有「主動」的意味,而第二段所提到的鑰匙以及第四段的手錶,弄丟鑰匙、手錶並非主動意願,而是無意間造成的。然而要翻成「弄丟」嗎?弄丟一詞較接近莫名其妙的無心之過,似乎沒有什麼其他因素可以探究,而地方、名字、房子以及第五段中象徵手法的城市、河流、大陸等等,卻又彷彿有跡可循,失去它們是有原因存在的,不完全是「無心之過」。曾經考慮翻成「失去」,然而「遺失」這個詞忽然湧現,似乎比「失去」更為貼切了。

  此外,像是 "joking" 這個字,也讓我傷了點腦筋。而我也得承認第四段關於那三棟房子,我實在不太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意思,到底是丟了幾棟?剩下幾棟?如果都丟了「最後一棟」又哪來所謂「倒數第二棟」?所以我只好解讀成作者是因為丟了太多、丟得太快,以至於自己搞不清楚也不太在意到底是丟了哪幾棟了。至於最後一段的 "a gesture I love" 我則是將之看作是 "the joking voice" 的補充說明,而非兩件不一樣的東西。

  至於斷句的部分,說實在的,我不太清楚作者原詩的斷句是否有特殊意義,抑或只是版面編排(在下學藝不精,抱歉><),不過我在翻譯這首詩的時候也不想要中規中矩的一句一斷,所以就盡量對照原文來斷句。然而,中文的語法和英文還是有差異存在,於是選擇斷在哪邊就是個問題了。第二段我選擇在「習慣於遺失」作斷句,是因為「遺失」為本詩重要主題,且第二段屬於「起承轉合」的「承」,而接下來的各段皆為敘述「掌握遺失的技巧」之過程,也就是「習慣」之過程,於是接續第二段段首「每天都在遺失東西」,「習慣於遺失」便成為一個承先啟後的關鍵,因此我選擇在此處斷句。至於第三段的「你曾經嚮往」、第四段「我心愛的」以及最後一段「我所鍾愛的」,這幾段都是在敘述丟失了十分鍾愛的事物,然而為了緊扣本詩主旨「遺失並不是什麼災難」,我選擇在這幾處斷句,除了強調這些事物皆為我所愛之外,也表示一切已經成為過去式了,即使有再多喜愛的心意,仍然必須就此停留、就此打住,往後的日子繼續過下去(詩句也繼續推展),遺失了那些並不是什麼災難。當然,這些中文斷句並非作者原意(跟原詩對照即可看出),只是我在翻譯成中文時的吹毛求疵以及賣弄一點小聰明罷了。XD

  本詩的內容其實已經很白話了,然而作者寫詩時的心思真的如同詩中所說的「遺失並不是什麼災難」嗎?作者在最後一段裡,即使強調自己不能撒謊,又用「顯而易見」來強調重申「遺失的技巧並不難掌握」,然而卻在最後一句露了餡、洩了底。如果真的只是「看起來像」災難而已,又何必特地用 "Write it!" 來提醒自己呢?正是這個多此一舉的強調舉動,讓讀者明明白白地看穿了作者內心的矛盾,看穿了先前那些「強調」也只不過是逞強、虛張聲勢的表現而已。說自己不能撒謊,然而實際上卻「顯而易見」地試圖自欺欺人,用一長串的鋪陳來掩飾內心「顯而易見」的真實感受。人的內心,不都是充滿了如此的矛盾、衝突和掙扎嗎?我們都有過類似的「口是心非」(或者該說「口非心是」更貼切),不是嗎?

  我想,正如同 "In Her Shoes" 裡 Maggie 對老教授述說的心得,對作者而言,遺失了「那個人」(可能是朋友或是情人)「顯而易見」是場名符其實、不折不扣的大災難。詩中「不高明」的掩飾手法,正是本詩深刻描寫「人心」的「高明之處」啊!另外還有一點也不容忽視,本詩的確安慰了許多「虛張聲勢」的受傷心靈,因著「同是天涯淪落人」而產生同理心的慰藉效果。

  如果真能不在乎,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呢?Are we all bluffing?? 當你遺失了某件重要事物或某個人,而你執意要將遺失所造成的痛楚捨棄,那痛楚就更加不可能「遺失」了,這就是諷刺之處,也是本詩耐人尋味的奧妙之處。無意的丟失、有意的捨棄,人生中這些原因不盡相同的「遺失」究竟在你心裡起了什麼作用?你感到失落、感到被掏空的空虛,然而,你卻始終記得,你始終可以意識到那個因為遺失而留下的空洞位置並沒有跟著「遺失」。

P.S.:其實我懷疑作者是故意將 "I love"、"I shan't have lied" 以及 "It's evident" 這幾個片語擺在一起,重組之後就變成:"I shan't have lied it's evident I love......"。Well~也可能只是我想太多了吧。Who knows?

安德理絲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好,恰巧在練習翻譯找到此詩
    建議您可以在翻譯詩時注意押韻
    這樣會更有味道唷!
  • Jay Cee Kay
  • 谢谢翻译,这首诗真的很生动。

    但是,我还是觉得和英文版的有些些重要的差距。 少了那意境,它的原汁原味就抓不到了。

    请容许我的小小的建议:

    I shan't have lied = 我不应该撒谎。
    It is evident = "明显"的意思。
    这2句应该这样翻译过来的。

    因为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段,它也是诗词的灵魂所在。诗的节奏一直是很牵强的平稳因为诗人就是想要造就那个感觉。但是最后一段她还是乱了,慌了,真情流露了。

    重点在一个很小很细的地方:在同行里,她重复了2个字 “仿佛”。 这重复的字漏了她的馅,告诉了我们其实 “the art of losing"是非常不容易的, 尤其是失去挚爱,那真的是一个灾难。 有一些“遗失”是我们永远不能释怀的。

    Elizabeth最后领悟了、也把她的道歉写进了诗篇中~
    I shan't have lied
    It is evident.
    (The art of losing is indeed a disaster).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