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Numb -- Linkin Park

Songwriters: Bennington, Chester; Shinoda, Mike; Bourdon, Rob; Delson, Brad; Farrell, Darren; Hahn, Joseph

endlesssong 翻譯於 2010/09/26(如欲轉載請附上來源出處)

I'm tired of be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
我厭倦了當你的傀儡
Feeling so faithless, lost under the surface
感到茫然無主,在表象之下迷失了自我
Don't know what you're expecting of me
搞不懂你究竟期望我如何
Put under the pressure of walking in your shoes
活在你的陰影下飽受壓力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Every step I take is another mistake to you

安德理絲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讓座.jpg

圖片來源:I. P. Abramskii: Vragi i druz'ia v zerkale Krokodila, 1922-1972. Moscow: Pravda. 1972.

車窗上文字:"Seats for passengers with children."

八月份有兩則關於「不讓博愛座」的新聞事件:之一,年輕女生不讓博愛座給孕婦,網友發動人肉搜索;之二,清大學生不讓博愛座,毆打七旬老翁。大多數的人皆因「老人」和「孕婦」對博愛座的需求是「顯而易見」的,於是一面倒地抨擊撻伐「不讓博愛座」的年輕人,卻忽視其中資訊不對等的破綻。在這兩則新聞中,我並不偏向任何一方,其實也沒必要說些什麼。不過我從高中通車上學以來,對於博愛座與讓座的問題一直有些疑問與想法,也斷斷續續有些相關的思索。剛好因這次機會而在網友的facebook頁面見識並參與了精采的討論,也激發了我更進一步的思考,我無權將整個討論串轉貼過來,於是就在此將我的回應以及其他想法整理成一篇文章以記錄之。

首先,「不讓博愛座」與「不讓座」之間,究竟存在著何種差異?我第一段特地用引號將「不讓博愛座」強調出來,是因為只要稍加觀察就可發現這些年輕人被撻伐的關鍵並不在於「不讓座」,而是「不讓『博愛座』」,如果要以「長幼尊卑」或「濟弱扶傾」的道德觀去責難他們,顯然當時在場的多數人都沒有將座位讓出來,何以他們就被標籤為最欠缺道德觀的眾矢之的?其實我最不解的是一種人,

安德理絲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